2015年2月1日

【巨人】《牢繫之人》試閱

(試閱開始)





〈留下〉


       在這場賭上性命的計畫中,人力不足的情況下被打散分配的行動常常是必要的。
       身為部下,莫布利特沒有主動開口要求過留下。但他卻從沒有離開過韓吉身邊、讓她單獨一人行動。


       ——「只有你在危急的時刻拉得住她。」里維曾這麼對他過。


       而後,韓吉原本還在商會會長的兒子試圖交涉、想辦法從另一邊打擊敵人,卻聽見跟著里維小組的指揮卻慘死街頭的三名部下的消息——莫布利特阻止了在第一時間收到街道戰的噩耗時、瞬間衝動的想要衝入敵營的自家分隊長。


       莫布利特從韓吉背後兩手裹住她的肩頭,他感受到她除了想掙脫之外、還帶著憤怒的顫抖。莫布利特懂得——在她身邊這麼多年,他懂得——韓吉總是需要在冷靜前不理性一番。


       因為巨人實驗而興奮狂喜——不顧性命;在拷問中添加復仇情緒——必要的討賬;行動失敗而悲憤咬牙。


       ——無能為力而不甘。


       而這種時刻莫布利特都會在場——毫無例外。他也一定會是拉住她的那個人。


       然而以往總擔當苦勞役並對韓吉喊著「分隊長!您太衝動了!」的莫布利特,這次卻一句話也沒說,因為他也同樣的——必須藉由韓吉來讓自己冷靜。
       他收緊了手臂,以阻止之名、行擁抱之實,面對漸漸停止顫抖的韓吉也沒有鬆手的意思。韓吉則不發一語,低頭埋入莫布利特將她圈起的手臂中。


       ——他們都失去了太多,無法再失去彼此。


***


       「韓吉分隊長,我出去探查的時候發現了最新出的報紙——」謹慎的推開門、但腳步明顯很急的莫布利特拿著一份報紙走向了韓吉,「這個指控——太過分了。」


       迅速攤開了尚有印刷餘熱的黑白報紙,韓吉也湊了過來。


       雖然從布利斯商會會長被殺害、並栽贓給調查兵團開始,任何指控都已經不意外了,但人的感情終究會被最靠近自己的那一側撼動,當斗大的報紙標題『調查兵團襲擊百姓╱憲兵以現行犯制裁』映入眼簾,無可抑止的怒火又浮了上來,韓吉默默捏皺了報紙邊角。


       「分隊長,沒事吧?」莫布利特有些擔憂的問。
       「我沒事。」韓吉咧嘴一笑,帶著燃燒鬥志的眼神,「我們還有很多事要做。」
韓吉不願浪費時間,她知道更重要的下一步——也只有她能做了。
       『她』必須找出讓韓吉班慘死於街頭的幕後黑手和真相。


         ——啊、不,是『他們』。


        她知道她的身邊還有莫布利特。


        韓吉看著身旁的副官覺得有些安心下來。瞥了一眼莫布利特,他強而有力的手臂或許是被總是往外衝的她訓練出來的也說不定。


***


       入夜後郊外小屋中燃起一盞油燈,此時的莫布利特遵照韓吉的指示外出打探報社的位置。韓吉獨自一人盯著桌上攤開的報紙和資料,思索著。


       該怎麼作才可以打破被壓著打的現狀?
       該怎麼作才可以讓真相公諸於眾?
       ——該怎麼作才可以讓枉死的部下沉冤得雪?


       雖然指示莫布利特去確認報社位置時韓吉心中就有個計劃案底,但畢竟這並非原來和艾爾文及里維說好的計畫內,故是一場賭博。


       韓吉這輩子作過的賭博已經數不清;所假設的每個實驗結果、所預測的每個計畫進行,幾乎都懸命弦上。即是經過縝密推論、小心判斷,聰明和天才如她也不可能零失誤。


       艾爾文、里維⋯⋯在地獄中活下來的調查兵團那兩人,也在好幾次的戰鬥中,身臨巨人吞噬的險境;或親眼見證上一秒還在身旁呼吸的同伴被狠狠撕裂。里維三番兩次的說著『沒有人可以預料結果』的口頭禪;艾爾文對於臨時更改計畫、名為『適時放棄』的冷酷決斷。


       這不是什麼無法預料的結果——韓吉在冷靜下來後也這麼說服自己。身為調查兵團的一份子,本來在牆外時的時時刻刻、分分秒秒,都要有準備。目前意料之外的是現在連在牆內都無法放心,然而他們的謹慎卻不會輸給別人。


       但即使這樣,還是——
       巨木之森中失去了整班部下的里維;為了爭取時間而失去了右手的艾爾文。


       如今,是輕敵而失去了三名部下的韓吉.佐耶。


       韓吉將眼鏡拉放置額頭上,一頭倒向了身後了沙發,盯著天花板上的木樑沒一會,她便抬起一手遮住自己的雙眼。襯衫的袖子上逐漸變得些許濕潤。一下子也好,在冷靜下來並接受事實的她,想要靜靜的哀悼三名部下。


       沒過多久,莫布利特隱密的回到了小屋,並帶了一點食物回來。他敏感的聽見屋內傳出睡著時的沈重鼻息聲,緩緩的拉開門縫進去,果不其然看到躺在沙發上的自家分隊長。
       莫布利特把東西輕放桌上後走至沙發邊蹲下,端倪著韓吉。韓吉的睡姿有些微卷曲,原本拉至額上的眼鏡也下滑到眉間。視線下移,莫布利特看出了她眼角殘留的淚痕。


       「韓吉⋯⋯分隊長。」他輕聲叫喚。
       看起來熟睡但其實在部下進門時就已經醒了的韓吉慢慢睜開眼睛。
       「莫布利特,你回來啦⋯⋯
       「是,已經確定位置了,也找到可以潛入的點。觀察了一會,他們似乎今晚都會留在辦公室內。」
       「辛苦啦⋯⋯莫布利特⋯⋯我們等深夜再行動。」韓吉仍一副剛睡醒的樣子,「接下來的計畫沒有時間休息,你也先去睡一會吧⋯⋯」疲累的她牽起一絲微笑。


       看著韓吉憔悴的眼神中流露著焦慮過後的絕望——她接受了失去親愛部下們的事實,但心情尚未完全平靜。


       「⋯⋯分隊長,請讓我留下。」沒有拆穿韓吉掩飾哭過的表象,莫布利特凝視著她說道。


       莫布利特知道韓吉從不在人前哭泣;即便哭了也不會讓自己這般軟弱的樣子展現在他人面前。但這一回她卻放棄了。或許是因為真的太痛太痛,又或許是因為眼前的人是莫布利特——讓她可以放心依靠。


       「你說什麼?」
       「我說,讓我在這裡留下,現在。」
       韓吉沒有說話。


       莫布利特和她對望幾秒,只覺得兩人鼻息越靠越近。事實上韓吉一點都沒移動,且她任由莫布利特吻上自己,並閉上眼睛回應對方的親吻——逐漸深入。


       「莫布利特?」韓吉的手覆上了眼前緊緊摟住自己的他的頭髮,平時總是柔順的毛髮如今卻因為她而凌亂,因為莫布利特正將親吻游移至韓吉的頸間,「要——做嗎?」

       「⋯⋯是的,我想做。」被詰問時稍微停下動作的莫布利特,對韓吉仍忍不住用上了敬語,讓韓吉忍不住噗哧一笑。


(試閱結束)

2 則留言:

  1. 請問這本還可否通販?????

    回覆刪除
    回覆
    1. 您好,不知道您是否是在同人誌中心發訊息給我的同好,
      這本目前還有庫存,但處理通販要花點時間。
      (書不在我手邊,要請家人代處理)
      如果需要通販的話可以利用噗浪發私噗給我
      或是e-mail到evakuo88●gmail.com詢問通販匯款資訊
      (●請自動代換)

      刪除

訪客可在留言身分下拉選單(名稱/網址)來留下名稱
回饋大感謝>////<